当兵就当这样的兵,一出手就要克敌制胜

首页

2018-10-04

王喜在中队组织的400米障碍训练中,向战友示范飞越矮墙动作。

杨宁/摄个头不高、皮肤黝黑,说一口不标准的普通话,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线,露出一口白牙。 第一次见到王喜时,新兵李宇航觉得“有些失望”,他怎么也不能把眼前这个长相普通的士官和被战友们称为传奇的“喜娃”联系在一起。

那是2017年9月,李宇航入伍来到武警湖南总队永州支队。

这里到处传颂着王喜的故事,“还没见到人,已经对他的事迹耳熟能详。 ”“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”“全国向上向善好青年”等荣誉伴随着王喜反恐处突、抢险救援的经历一同传到新兵耳中,“听起来让人向往”。 虽然见面了有些心理落差,但在日后的点滴接触中,李宇航和战友们逐渐看到了一个平凡、朴实却又闪光、励志的特战尖兵。

从“慢半拍”到训练标兵采访中,很多王喜身边的战友都曾提到,这个“放在人堆里就找不见”的普通士官特别像《士兵突击》里的许三多。 2007年,16岁的王喜因为家庭贫困辍学到建筑工地上打工。 每到晚上,简陋的工棚里唯一的娱乐设备——一台小电视机里就会传出许三多憨厚的声音。

从那时起,那个信奉“好好活就是做有意义的事,有意义的事就是好好活”的小战士成了王喜的偶像。

实际上,王喜从小就有一种军人情结。

他的家乡在云南省麻栗坡县马达村,距离麻栗坡烈士陵园不到8公里,沿乡间小路向西20公里是老山主峰,中越边境自卫反击战最壮烈的一仗就在这里打响。

王喜从小听着英雄的故事长大,他的父亲是当年老山前线担架队的一名民兵,目睹了当年惨烈的战况。 “前面的战士倒下,后面的战士踏着血迹继续往上冲,有的多处负伤,手脚打断炸断也不下火线。

”王喜说,他从小就崇拜英勇的军人,向往绿色的军营。

20岁那年,他终于如愿以偿拿到了入伍通知书,但随之而来的却是一连串的打击。 刚入伍时,他不会说普通话,自我介绍都要老乡“翻译”,学理论更是难上加难;搞训练基础体能跟不上,动作要领记不住,第一次跑3000米跑到一半就坚持不住,靠战友连拉带拽才勉强到终点。 “干什么都比别人慢半拍。 ”这是大家对他的第一印象。 面对挫折,王喜有过失落,但更多的是身上那股倔劲儿。

他去找一个车皮拉来的新兵战友朱常学,不管是训练间隙还是午休时间都缠着朱常学“补课”。

“后来我都有点儿烦他了。 ”朱常学笑着说。 那段时间,王喜每天比别人提前半小时起床,推迟半小时休息,节假日也泡在训练场上。 穿上沙背心跑步、在背上绑两块砖头做俯卧撑、在枪管吊上装满水的水壶练射击……他的脸迅速被晒黑,胶鞋鞋底磨损严重。 新训结业考核时,之前“慢半拍”的王喜拿下3个第一、1个第二,并被表彰为“训练标兵”。 “他能有今天的成绩,比别人付出了很多。

”朱常学说。 不仅如此,在战友的帮助下,他还经常听演讲音频,每天看报纸,有时上台点评新闻,普通话水平迅速提高,还当上了小教员。 那个时刻,王喜觉得自己终于融入了从小向往的军营。 也是在这里,他即将迎来血与火的考验。

相关新闻

关键字: